万博max手机登录版-官网「点击进入」#

                         (文/刘文娟)

苏霍姆林斯基在教育生涯中,他首先关注的不是学生的学习成绩,而是学生的心灵,他把保护孩子免受苦难的煎熬看成是教师最重要的使命。他认为成年人偶尔说出的一句话,或者一次偶然的沉默,都会像锋利的刀子一样伤害孩子。因此,闫老师认为“小心翼翼地保护这些柔弱的心灵是教育中最复杂、最重要的任务。只有这样,教育这朵花才能开放得鲜活美丽,也只有这样,教育中的那片花瓣,才能鲜活美丽”,这些发人深省的语句表达她对当今教育教学一些短视与功利行为的看法,更表达她的期望,那就是教育应该有超乎功利的追求,那就是要教育学生做一个真正的人。

在我从小到大十几年的求学生涯中,碰到的关爱学生的好老师占了绝大多数。但给我留下印象深刻的是小学的一位数学老师,由于数学成绩不是很好,上课被老师提问时总是战战兢兢,一次老师让到黑板上做一到题目,忘了加一个括号,结果在老师充满讥讽的话语和同学们的哄堂大笑中,再次面红耳赤恨不得钻到地缝里的情绪中到黑板上加上了括号。自此更加害怕数学老师,更加害怕数学这门课,数学成绩可想而知。

在我大学毕业踏上教师岗位以后,在课堂中特别注意这个问题,对那些内向敏感的孩子,总是很注意说话方式,生怕哪句话不当,伤害到他们柔弱的内心。在学校里,如果教师对一些同学了解不够,关注不多,就容易造成对这些同学的存在感偏低,一旦如此,几个月或者几个学期以后,这些同学便逐渐产生失落感,在老师那儿他们得不到适时的表扬和赞叹,久而久之便否定了自己的一些行为和想法,慢慢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与水平,也就越来越不自信,此时自卑感却慢慢占了上风。

在我的课堂上,提倡"班干轮换制"组长负责制",让学生充分自主,不断自律、自信、自强。在经过一番激励之后,我会刻意挑选一些内向不爱发言的同学投入到各项自主管理中来,从班级的小组长开始,让他们提前进教室帮助同学们打开电脑显示屏,课堂中帮助小组同学操作电脑,下课督促本小组成员保存作业,摆放鼠标、键盘、凳子等,慢慢地,这些内向的小组长对自己、对同学、对事情的看法有了明显的变化,不再沉沦在自卑之中,更多展现出来的是一种自信、自强。

在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中,教师不仅要面对那些成绩优异的学生,更要面对那些由于各种原因而学习困难的学生,我们要做的绝不仅仅是提高他们的学习成绩,也不仅仅是教会他们生存,我们还有更高的目标,那就是教育不仅要供给他一块够吃的面包,而且能给予他生活的欢乐和自尊。所以我们必须时常反思自己的行为:我们究竟有没有关注到孩子的心灵,我们所做的一切究竟能不能帮助孩子树立生活的信念,让他体验到生活的欢乐和作为人的尊严。

2017年06月21日

保护孩子柔弱的心灵

添加时间: